大田奋网_美丽大田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9|回复: 1

大田文江小文村纪念余氏先祖余公佛庙会

[复制链接]

186

主题

187

帖子

42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82
发表于 2018-11-9 16: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田县文江乡小文村,每年农历十月十五要举行纪念余氏先祖(俗称余公佛)的庙会,据说这天是余公佛诞辰。

  当地《余氏族谱》记载:南宋淳祐十年(1251年),余氏先祖余寿从尤溪县新阳镇上井村迁居文江坂(今大田县文江乡),其后裔播迁到文江乡的朱坂村,又从朱坂村迁居小文村。余公佛俗名不详,自幼立志修行升佛,师从董公,终身吃斋,决不杀生,具有超凡入圣的神通。

  而围绕着这古老的民俗还有一个优美的传说。

  余公吴公传说

  某天,余公带饭包到灵坑垄劳作,母亲以红糟泥鳅予他做菜。余公怕影响其修道不吃泥鳅,于是悄悄地把煮熟的红糟泥鳅挑到田里,谁料条条煮熟的红泥鳅全都得了灵性复活了。据说灵坑垄水田十年前还有别处罕见的红泥鳅出没,直到近年水田抛荒才绝迹。

  一次,余公磨磨蹭蹭地跟父亲到灵坑垅追肥,到场后却只顾休息,直到别人返家后才手忙脚乱地挽起裤脚下田追肥,大伙后脚刚进门,余公前脚也到家。午饭时,父亲说你都不帮忙追肥,还好意思吃饭。余公嘴上嘟哝说:你去看看,棵棵不落粪粒均匀呢。父亲饭后下田淘到秧跟果然不出所料,始知儿子有超凡的能耐。原来余公施用法术把整担农家肥倒进田垅头巴掌大的“泉水丘”上,任凭农家肥顺水流遍满垄水田,均匀追加在每棵秧苗兜上。

  说到余公佛,就不能不提吴公佛。吴公据传是邻近联盟村梧村组人士,家境贫寒,师从清水祖师,后来在余公家里做长工。余、吴两公名为主仆情同兄弟,吴公年长为兄,余公为弟,志同道合一心向佛。

  管大线大田县文江联盟上曲溪村口过岬路段,路下是二十几米的悬崖,悬崖对面巉岩壁立,中有一个外窄内阔石洞,相传这是吴公修道绝食坐缸羽化的地方,名唤吴公岩。吴公岩北侧山势平缓水草丰美,一日在此放牛的吴公,随意把赶牛的竹茜(毛竹的枝桠)插在地上,第二天竹茜就扎下根拔不起来,于是这里便有了别处罕见的倒生竹。

  传说余吴两公常常在一起交流修道的心得体会,相约共同进步得道成佛。这天吴公预感到上天召唤,立刻去找余公,只因余公不在家没找着,只好一人在家先行沐浴,换上干净衣裳前往吴公岩成佛洞绝食升天坐缸羽化,因吴公的道行略高于余公,临走前特意嘱咐母亲说我的洗澡水千万不要倒掉,留给余弟洗澡用。母亲嘴里应承着,心里总觉得自己洗过澡的脏水留给别人洗不是个事,于是就悄悄地将其倒入排水沟里了。

  余公凭着第六感觉知道吴公修道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急忙赶到吴家想跟吴公交流交流。进门看见吴母,得知吴兄适才沐浴更衣出门而去。余公知道他去闭门(绝食)修道,连忙问:“洗澡水呢?”吴母说:“他说要留着给你洗澡,不过我已经倒到沟里去了。”

  余公一声长叹,他设法支开吴母,脱光衣裤在吴家下沟翻滚着,用沾着吴兄灵气的“圣水”给自己洗了个澡,洗毕又找了件吴兄的清洁衣裳穿上,他自己脏水洗澡沾有污秽不能直接去见佛祖。于是,道士出生的他带上弯弯的牛角(法器)走了大约一公里路程来到余氏家庙的对面山,用事先劈好晾晒在那儿的干松片,垒起高台,点燃松片,攀爬到上面,吹响牛角,一时间牛角嘟嘟火苗烈烈,直烧到余公凡身烧尽。据说余公烧得只剩部分心肺,依然牛角嘟嘟响彻云霄。

  吴公坐缸三年后,亲人依嘱开缸检视,依然面目如生,肉身不坏,体型也显著萎缩,成了高仅盈尺的木乃伊。

  余公佛庙会

  后来,乡亲们尊重余公、吴公的遗愿,请人雕刻两人真像,分别装入余公的舍利子和吴公的木乃伊,接受信众顶礼膜拜,直到文革浩劫原佛像被毁。如今供奉的余公佛、吴公佛雕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塑安火开光的佛像。

  小文村余公佛诞辰庙会,依俗请戏班唱戏。之前的数日,小文、联盟两村的余氏子孙,家家磨豆腐煮米冻做油糍杀鸡宰鸭,过年似地置备可口美食,唯恐一不小心怠慢了亲朋,然后情真意切地专程去招呼亲戚朋友前来看戏。

  小文村至今没有影剧院,每年庙会期间都要把做好的台柱子等“拼积木式”地搭建成戏台,参与搭建戏台的人都是年内娶娘子生儿子建房子,家有添丁乔迁之喜的福主,符合条件的人引以为荣主动出工。

  演戏期间,要在戏台正对面搭一高台安放余公佛、吴公佛、五谷仙、董公等的塑像,塑像面前有专人负责点烛上香,二十四小时烛光摇曳香烟缈缈,唯有这样才不致他们走神。

  十月半献神戏,以前演的多为汉剧,至少连演两天,所需费用先按余氏现有丁口分摊,演职员的伙食由本庄住户派饭分担。随后乡贤名人自愿认捐续演半天或一天甚至多天戏剧。根据约定俗成的演出规程,头天下午戏班班主(俗称师傅)封场之后是热身演出(俗称洗脚戏),演的是《打金枝》。次日戏班上演《打家关》,穿着宫衣戴着宫帽的女演员要到宗祠参拜列祖列宗。接下去演些如《龙凤阁》、《清官册》、《唐伯虎》、《天门阵》、《七星记》、《尧请舜》、《紫金彪》、《祭头巾》等传统保留剧目。押后的是《双贵图》和《补锅》,《双贵图》演到范士贵乞讨的段子,演员声泪俱下,观众踊跃施舍零钱、冰糖、甘蔗或其他食物。而《补锅》戏说的是得道天师假扮补锅匠蒙混过关勇擒女妖的故事,寄托人们对乡闾千灾扫去百福招来的美好期望。

  余公佛庙会期间,主事道士在余氏家庙(文革拆除家庙后改在宗祠)做醮为信众许愿抽签占卜,此前许愿的信众虔备果品酒礼谢愿。余公佛吃素不吃荤,不用猪头鸡公做供品,许愿金一般只要二三十元,非常省钱,是名副其实的礼轻情意重。

  上世纪八十年代,进城打工尚属少数,适婚男女青年多是在家务农,缺少接触的机会。小文村十月半(即十月十五)唱戏,本村的姑娘小伙,都要精心穿戴打扮一番,向外人展现自己精神抖擞的一面。邻近大文、联盟、昭文、山芹、西坑村以及周边的小芹、温厝、龙门、民主、文江等村适龄青年都会纷至沓来前来 “看戏”。醉翁之意不在酒, “看戏”其实是变相的 “相亲”。无论是热心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是 “专业”的媒人公媒人婆,都会借助这个难得的机会,积极牵线搭桥穿针引线或安排双方见面。虽然没有男女对歌环节,但帅哥靓女云集,三五成群倾心交谈,的确给传统的庙会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平时在地里忙乎的家长也会借此机会在亲戚朋友的指点下对各家的姑娘细心品评,依据理想和般配两个指标进行综合考量,进而物色合适的儿媳妇。每年一次的十月半庙会,搭建起男女青年互相认识交流情感的平台,成就了不少美好的姻缘,成了名副其实的 “情人节”和 “爱情集市”。

  近年来,农村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多为老年人,适婚男女在城里务工自由恋爱,逐渐褪去 “情人节”色彩的小文村十月半庙会早已风光不再。当年庙会期间人山人海的盛况早已成为如今四五十岁以上中年人心中永不磨灭的民俗影像和青春记忆。(陈占银)

来源: 大田文江小文村纪念余氏先祖余公佛庙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288

帖子

7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39
发表于 2020-6-30 22: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田奋网

GMT+8, 2020-8-9 04:33 , Processed in 0.225594 second(s), 33 queries .

Syy- Discuz! 技术支持,Copyright ©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任何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与我们联系.
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
本站法人代表:博大兴网络 QQ:351802321 E-mail:csy@chinafubu.com
我们一直在努力成为最好的社区论坛